@      细读《红楼梦》:铁槛寺弄权是王熙凤堕落的起点

当前位置: 男女免费拍拍拍看全片-美女直播间涉黄直播免费手机官网-丝瓜成 > 首页 > 细读《红楼梦》:铁槛寺弄权是王熙凤堕落的起点

细读《红楼梦》:铁槛寺弄权是王熙凤堕落的起点

我们无数次地强调过《红楼梦》要细读才会读出味道,才会对读者有所助益。所以,我们接着细读,就是抠书中的细节:

铁槛寺弄权的结果

上一回,王熙凤在秦可卿的送殡路上,在铁槛寺(实际上是水月庵)耍弄了一回权术,我们来回忆一下这件事的始末——

图片

(王熙凤铁槛寺弄权)

张财主有个女儿叫金哥,她已经跟长安守备家的儿子定亲。结果,她又被长安太爷的小舅子李衙内看上了,于是,张财主去找守备家退亲,守备家当然不同意,因为他们定亲在前,于是告了张家一个女儿许多家的罪名。

这是合理的,因为既是“定亲”,就包含着不能悔亲,因为这一对儿女已经有了夫妻名分。但李衙内势大,也不肯退亲,逼得张家到京寻门路,于是托到了老尼姑净虚,净虚就找到了阿凤,阿凤安排来旺去办了这件事,让长安节度使给守备打招呼退亲,代价是:三千两银子(当然是张财主出)。

守备被上司打了招呼,无奈只能退亲。但金哥却“知义多情”,矢志不移,听说退亲,自缢死掉了。守备的儿子也是个多情种,听到消息,也投河而死。

整个事件的结果:张家死了女儿,守备家死了儿子,李衙内落个没趣,阿凤得到了三千两银子。

图片

(铁槛寺弄权示意图)

这件事里,有两点要注意:

1、王熙凤正在走向深渊,不停作恶。她开始背着王夫人弄权,甚至“胆识愈壮”,有了灰色(或黑色)收入,并且,她的灰色收入还不止这一项,因为后面紧跟着就有旺儿家的来送“利钱”的情节(平儿替阿凤瞒着贾琏),在这样的大家族里,拿钱出去收高利,这本身也是不合法的,这又是阿凤的另一个灰色(黑色)收入来源。一个荣府总管家,做了这么多伤天理的事,贾府怎么可能兴旺发达呢?或者我们可以说,铁槛寺弄权是王熙凤堕落的起点。

2、有情人未必成眷属。这件事里的男女双方,都是深情者,但他们最终都死掉了。照应本回的秦钟和智能儿,也照应前面的冯渊和英莲,也照应后面的尤三姐和柳湘莲,还照应全书的宝玉和黛玉,这是《红楼梦》的情感基调。

四件世俗小事

1、仪门。元春晋封为风藻宫尚书,加封贤德妃。赖大等三四个管家回来报喜,但注意,这些男丁们只走到仪门就停了下来。等到贾母专门派人去唤,他才敢进来回话。这里有个旧风俗,就是仪门的内外宅界限。

图片

(仪门)

仪门也叫“二门”,是旧时豪门男女出入的大界限,男仆决不可以进仪门。所以,赖大这样的大管家,走到仪门就停了下来,直到贾母有命令,才敢进去回话。

2、尤氏是有诰命的。注意,这里得到元春晋封的消息,坐轿进宫谢恩的女眷,是有诰命品级的,所以,进宫的四乘大轿分别是贾母、邢夫人、王夫人、尤氏。注意,没有王熙凤,阿凤的丈夫是贾琏,贾琏此时还只是个“同知”,没有爵位,所以,她没有诰命。后来迎元春省亲的队伍里,尤氏也是“大妆”站在靠路前列的。

图片

(站在前排的四个诰命夫人)

这个很意外,因为尤氏是贾珍的继室,这很可能是双方成亲的交换条件之一,因为至少贾珍给了她相应的尊重,替她申请了诰命,所以,尤氏在宁府中的地位,仍然是十分尊贵的,她在很多事务的处理中,也是极富心机的,这也牵涉全书的理解。

3、秦家绝户。秦钟生病,智能儿抽机会出来私自进城来看秦钟,被秦业发现,一则打了秦钟一顿,然后自己老病发作,“三五日光景呜呼死了”。秦可卿死了,秦业死了。秦钟在这一回也死了。“秦”字一门,在这一回死绝了(当然秦家还没有绝,因为秦钟还有“两个远房的婶母并几个弟兄”他们在等着分秦家绝户的家私)。如果秦可卿、秦钟的秦谐音”情“,那么“情”死绝了。

图片

(秦钟之死)

实际上,秦钟还有放不下的东西:在情,他还牵挂秦钟;在财,他还记挂着父亲留下的三四千两银子(这银子来得怪哉,因为他上学都是东挪西凑的,很多人分析是贾珍给的,暂放在这里,有机会再说),但没办法,他就是死掉了。这又是一对有情人不成眷属的例子。

4、香菱成了薛蟠的偏房。注意,是“偏房”,这意味着什么呢,意味着她比通房丫头地位要高一些,不是随意收了房,而是进门办过正规手续的妾。所以香菱在金陵十二钗副册里,比袭人、晴雯要高一级。但尽管是偏房,她终归是从一个富贵名门的小姐堕入了贱籍。就算将来生了子女,子女是主子,她也依然是奴才不是主子,她自己的子女们也只能喊她“姨娘”。

图片

(香菱)

有人说,有“扶正”的机会啊,其实在旧时,法律明确规定妾是不可以扶正的,贾雨村扶正了娇杏,实际上是他的罪名之一。也就是说,香菱终生无望了(或者说,薛蟠变成了他的希望,因此,她会爱上薛蟠也毫不奇怪了)!其实她马上就无望了,因为新婚不久,薛蟠就对她“看得‘马棚风’一般了”。

不要鹡鸰香串——黛玉的性情

送殡秦可卿,北静王来路祭,喜欢宝玉,送了宝玉一个鹡鸰香串,赠送的时候说了,这是圣上御赐的,自己非常珍视。

宝玉收到之后,黛玉不在身边,于是万分珍贵地收了起来,到黛玉葬父归来,宝玉急巴巴把鹡鸰串拿来送给黛玉,黛玉直接“掷而不取”,并且说:“什么臭男人拿过的,我不要他!”。这一段情节,要跟后面晴雯给黛玉送宝玉用过的旧帕子放在一起看,因为太有对比性了。

图片

(宝玉送鹡鸰串,黛玉不要)

鹡鸰串,圣上御赐,北静王赠送,一般人眼里,真正的珍品,但,黛玉不喜欢;旧帕子,宝玉日常生活所用,不值钱,但它是宝玉的东西,甚至还带着“相思”的寓意,因此黛玉喜欢、珍爱。

在一般人眼里贵重的鹡鸰串,在黛玉眼中,是“臭男人拿过的”东西,甚至一般的器物也不如了。黛玉的性情里,她只珍视自己爱的人的事物,比如宝玉的“旧帕”,她是个真正“情情”的人,她不像宝玉那样“情不情”,那样“博爱”。